<kbd id='a6s5d4f'></kbd><address id='a6s5d4f'><style id='a6s5d4f'></style></address><button id='a6s5d4f'></button>

              <kbd id='a6s5d4f'></kbd><address id='a6s5d4f'><style id='a6s5d4f'></style></address><button id='a6s5d4f'></button>

                  您的位置:財經信息

                  財經信息
                  社保待遇水平繼續提升,關鍵領域改革或迎突破2018-03-14

                      在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中,养老和医疗改革是民生关注的热点和焦点所在。《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2018年,作为二次分配的社保政策性待遇水平仍将稳步提高。在此基础上,还将深化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改革,提高医疗卫生质量,下大力气解决群众看病就医难题。

                    兩會代表和委員表示,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有助于解決養老保險制度中最主要問題——統籌層次低的問題。公立醫院改革又是醫療衛生制度改革的核心。開啃養老和醫療改革中最硬的這兩塊骨頭,意味著社保關鍵領域改革有望在今年迎來較大突破。

                    收入及社保待遇水平再漲

                    社會保障政策在確保收入穩定增長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步提高居民收入水平。繼續提高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和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意味着,自2005年我国提高退休人员养老金以来,养老金将实现14连涨。“养老金指数化增长是养老金制度设计中应有之义。考虑到今年经济增长率将会在6%-7%之间,社会平均工资将上调,养老金也会相应有所上调。” 郑秉文说。

                    醫保方面,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提高基本醫保和大病保險保障水平,居民基本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准再增加40元,一半用于大病保險。

                    “當前我國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的出資和保障水平相對還比較低,人民群衆個人醫療費用負擔仍然較重。”全國人大代表、浙江華海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保華表示,開展大病保險是在基本醫療保障的基礎上對于大病患者發生的高昂醫療費用給予保障。提高居民醫保人均財政補助標准,特別是一半用于大病保險,將進一步提高基本醫保和大病保險的覆蓋率,對于提高老百姓的就醫率、推進“健康中國”戰略具有積極意義。

                    養老保險制度改革深化

                    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今年將深化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

                    對此,鄭秉文表示,統籌層次低是養老保險制度中最主要的問題,很多其他問題都是由此派生出來的,設立調劑金制度是一個過渡,建議設置過渡期的時間表。“實現全國統籌的時間越早,改革阻力就越小。”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發展居家、社區和互助式養老,推進醫養結合,提高養老院服務質量。

                    十二屆全國人大內司委委員鄭功成指出,全國人大內司委對養老保障問題開展了三年監督工作。期間形成了包括大力發展居家養老服務、支持社會力量參與養老服務、推進醫養結合、建立長期照護保險制度、加快養老服務人才培養等五個專題報告,並且上報了全國人大常委會。

                    “醫養結合是養老事業發展的必然趨勢。越是高齡老人,越需要醫養結合。”鄭秉文分析稱,最能體現醫養結合的是機構養老,其次是社區養老,再次是居家養老。機構養老絕大部分是市場化、商品化的,需要提供優質的服務來吸引顧客,自然而然就能將醫療帶入。

                    不過,鄭秉文也表示,目前機構養老方面仍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絕大部分普通老百姓需要的是離家近的、一般性的養老院,頂端養老院主要針對高職、高管、高幹三高人員,養老院需要在供給方實現多元化,適合整個市場多層次需求。此外,還要完善市場環境和市場機制,吸引更多民間資本進入,形成有效的競爭市場。”

                    醫療改革多點開花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擴大跨省異地就醫直接結算範圍,把基層醫院和外出農民工、外來就業創業人員等全部納入。加強全科醫生隊伍建設,推進分級診療。

                    2018年是我國異地就醫結算的落地年,也是醫改的重要發力點之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遊鈞此前表示,根據農民工和雙創人員的就業特點和就醫需求,人社部通過簡化備案流程、擴大基層醫療機構聯網服務,至少每一個區縣都有一家醫療機構能夠聯網,並且建立快速發放社保卡機制,滿足農民工和雙創人員的就醫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協調推進醫療價格、人事薪酬、藥品流通、醫保支付改革,提高醫療衛生質量,下大力氣解決群衆看病就醫難題。

                    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是一塊硬骨頭。在代表和委員看來,中國醫療衛生制度的核心是醫院,抓住公立醫院改革就等于抓住了醫改的牛鼻子。近年來有些地方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已取得一些成效,下一階段仍要繼續深化體制機制改革。

                    全國政協委員、中華醫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饒克勤認爲,公立醫院改革的目的是建立現代醫院管理制度,這一制度的核心是政府宏觀治理、醫院法人治理和醫院內部管理三方面機制。必須多部門聯動,改革才能實現突破。

                    在鄭秉文看來,在醫療、醫藥與醫保的“三醫聯動”中,醫保可以起到切入點的作用。“對醫療質量實施監督、建立問責制、實施戰略采購、控制費用上漲等,所有這些醫改中的重要領域,醫保都可以也應該發揮一定的杠杆作用。”

                    不過,我國醫療衛生體制改革仍面臨一些難題。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黨委副書記劉玉村指出,一是有限度的財力投入和日益增長的多元化需求之間的矛盾。二是社會評價和個體感受有差異。三是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利益平衡問題。他建議,提高醫務人員的待遇,讓人事薪酬制度改革來得更快、更徹底一些。

                    “目前全科醫生社會認同度不高,崗位吸引力弱。基層全科醫生更是人員少、工作強度大、待遇較低。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和科學的績效考評機制有利于全科醫生隊伍的壯大。”全國人大代表、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院長華樹成說。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衛計委主任李斌日前明確表示,要進一步改革基層人才職稱的評定辦法,逐步提高基層醫務人員的收入待遇,實施一些像“縣管鄉用”這樣的人才政策,促使人才在貧困地方、在基層能夠留下來,能夠安心工作。


                  热门关键词: 尊十彩票网站 尊十彩票注册登录 尊十彩票主页 尊十彩票官方版 尊十彩票开户 尊十彩票网 尊十彩票官网 尊十彩票平台 尊十彩票app 尊十彩票手机版 尊十彩票登入 尊十彩票注册 尊十彩票登录 尊十彩票网址